“世界第一大港”新跨越
【日期:2020/12/22】【阅读 :430】【关闭

从三个维度看总书记点赞的“硬核”力量


近日,一艘满载集装箱的巨轮缓缓靠泊北仑港区集装箱码头。(蒋晓东 摄)


扫码看视频


    昨日凌晨,随着宁波舟山港调度指挥中心大屏幕上的集装箱实时生产数据跳过“28000000”,宁波舟山港年集装箱吞吐量首次突破2800万标准箱,再创历史新高。

    当天,交通运输部官网公布今年前11个月全国港口货物、集装箱吞吐量数据。疫情之下,宁波舟山港货物吞吐量和集装箱吞吐量市场份额双双提升,占全国港口总量的比例较去年同期上升0.07个百分点和0.28个百分点。

    “市场份额是衡量港口做大做强的一个重要指标,今年宁波舟山港市场份额小幅提升,进一步巩固了其货物吞吐量‘世界第一大港’地位,同时集装箱吞吐量与全球前两大港口上海港、新加坡港的箱量差距继续缩小。”长期研究港口经济的宁波舟山港集团原总经济师童孟达表示。

    今年3月29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宁波舟山港穿山港区考察时强调,宁波舟山港在共建“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发展、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等国家战略中具有重要地位,是“硬核”力量。近期,本报记者深入宁波舟山港一线,从物流体系恢复、枢纽港建设、海丝指数打造三个维度,近距离观察这个“世界第一大港”。

    为全球产业链恢复贡献“中国力量”

    宁波舟山港处于“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交汇点,是全球外贸产业链、供应链畅通运转的重要枢纽。今年年初,在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宁波舟山港一度遭遇了交通物流受阻、港口堆场饱和等困难。

    作为全球第二大单体集装箱码头,宁波舟山港穿山港区一年进出大型商运船4.2万艘次。业界曾有这样的说法:“中国港口冷热看宁波舟山港,宁波港口景气度看穿山港区。”2月份,这个“千万级”码头集装箱量降到61.36万标准箱,同比减少16.7万标准箱,降幅为近年少见。

    面对疫情,宁波舟山港打出了内挖潜能、外拓货源、降本减费等组合拳,港口生产和集疏运体系快速恢复。在穿山港区,一艘艘南来北往的货运船舶有序靠泊,整齐的集装箱连片堆放;在梅山港区,高度达52米的自动桥吊来回作业,集卡车川流不息;在大榭港区,满载原油、成品油和液体化工品的巨轮,正在争分夺秒向储罐卸货……

    “7月份后,公司每个月的箱量都超过去年同期。这几天,我们44台桥吊同时作业,比去年高峰时还要多2台。”宁波舟山港北仑第三集装箱码头有限公司营运操作部党总支书记张艳自豪地说。

    下半年以来,全球疫情加速蔓延,许多国际大港纷纷选择暂缓外籍货轮靠泊。宁波舟山港却在严格的防护措施下“逆流而上”,仅11月份就新增2条远洋干线和4条近洋支线。目前,该港服务国际“外循环”的远洋干线达114条,占集装箱航线总数的44.4%。

    截至11月底,宁波舟山港共完成货物吞吐量10.84亿吨,同比增长5.1%,占全国港口总量的8.18%;集装箱吞吐量为2648万标准箱,同比增长3.5%,占全国港口总量的10.97%。在多个国际大港因受海外疫情影响业务萎缩的背景下,宁波舟山港为恢复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宁波舟山港集团董事长毛剑宏表示,港口跟整个经济息息相关,没有宏观经济的迅速恢复,港口不可能独善其身,“宁波舟山港货物吞吐量翻红的背后,体现的是整个国家疫情防控得力和复工复产迅速”。

    保障中国经济双循环的“重要枢纽”

    在享誉全球的“世界小商品之都”义乌,海铁联运天天班集装箱列车满载着中国小商品从义乌站驶出,经宁波舟山港的257条国际航线发往全球各地。

    义乌港是宁波舟山港“第六港区”,每年装箱出口的集装箱占义乌市场的三分之一,日均进场集卡车1.5万余辆。今年以来,宁波舟山港积极发挥组合港和多式联运的优势,一手保障国际物流供应链稳定,一手确保中国经济“内循环”正常。

    作为长三角地区和内陆省份商品的“出海口”,宁波舟山港在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下,充分发挥南北通道的枢纽作用,服务长江经济带和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等国家战略。

    传统的港口腹地在300公里以内,服务区域只限于本省或周边邻近省份。疫情之下,宁波舟山港重点发展海铁联运业务,2月27日海铁联运班列及成组线路全部恢复运行,辐射15个省(区、市)的56个地级市。4月15日,宁波舟山港铁路穿山港站启用。

    “开通海铁联运后,穿山港区的腹地拓展到了西安、重庆等内陆地区和新疆阿尔山口岸,这些地区的货物可以借助铁路直达港区,再出口到全球各地,反之亦然。”宁波舟山港北仑第三集装箱码头有限公司总经理方剑波告诉记者,预计2021年海铁联运箱量将增加到20万标准箱,为穿山港区贡献约2个百分点的增量。

    目前,宁波舟山港构建了北接古丝绸之路、中汇长江经济带、南攘千里浙赣线的三大物流通道,为中国经济“内循环”提供了畅通的物流服务网络。今年前11个月,该港共完成内贸箱量超350万标准箱,同比增长15%。

    港口一手托起生产端,一手联通消费端,发挥着双向催化的重要作用。交通运输部水运科学研究院专家认为,宁波舟山港作为“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的联结点,区域优势明显,比较适合发展中转业务,今后要“对接长三角、服务中西部、联接海内外”。

    据悉,下一步宁波舟山港将以嘉兴港为首要节点打造海河联运枢纽,以温州港、台州港为首要节点打造浙南区域中心,以太仓港为首要节点打造江海联运区域中心,吸引长江中上游地区货流加速集聚。

    “世界第一大港”传递中国航运温度

    11月底,宁波航运交易所发布的数据显示,宁波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报收于1721.6点,同比上涨119.2%,为2012年3月以来出现的最高值。与指数大幅上涨对应的是,中国航运市场出现集装箱“一箱难求”。

    看到这一幕,宁波航运交易所副总经理冯扬文既忧又喜。“自今年7月以来,中国出口货量急剧上升,包括宁波舟山港在内的很多港口都出现箱源紧缺、运费飙升、周转延迟等现象。”他告诉记者,火热的航运市场同时带动了海上丝路指数的应用。

    5年前,宁波航运交易所编制的“海上丝绸之路宁波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在英国波罗的海交易所官网向全球发布,这是中国航运指数首次登上国际舞台。现在,全球最大的财经资讯机构彭博社、全球集装箱航运市场新闻搜索排名第一的Container News、国家通讯社新华社等资讯机构,以及世界知名航运企业都订阅了海上丝路指数及相关报告,用户总数达40万户,遍布165个国家。

    “在争夺国际航运话语权的擂台上,以宁波为代表的‘中国声音’越来越响亮,一个重要原因是我们背靠‘世界第一大港’宁波舟山港。”冯扬文表示,宁波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通过计算和记录宁波舟山港21条国际航线的集装箱货运价格变动信息,客观反映国际集装箱班轮运输市场的运价走势。

    进入四季度,美国、欧洲等地疫情十分严重,当地的生产链和供应链受到了较大影响,国际市场对中国贸易的依赖度加强,带来了出口的激增。海运作为国际物流中最主要的运输方式,其价格波动“牵一发而动全身”,全球越来越多的企业视海丝指数为航运市场预测、价格谈判和协议结算的标准。

    在最新的新华·波罗的海国际航运中心发展指数排名中,宁波/舟山从上年的全球第14位跃升至第11位,充分说明了疫情暴发以来全球航运界看好宁波舟山港所在城市的航运服务和综合环境,也代表着宁波舟山港向世界一流强港迈进了一大步。




    记  者 俞永均

    通讯员 葛天立



返回
 

浙ICP备09101302号-5